->
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小说 > 爱洒孔雀之乡

爱洒孔雀之乡

作者:高雪

     晚霞伴着夏虫的和鸣之音缓缓爬上树梢,美得让人忍不住要凝神观望。

    美丽的大盈江畔,亚热带微风熏染过的凤尾竹叶被霞光镀上了一道金边,星星点点的新建傣家民房在竹林掩映下若隐若现。田间弥漫的热气渐渐消退,三两荷锄而归的 身影向着竹林深处袅袅炊烟升起的地方走去。一条宽阔的水泥路蜿蜒向远方延展开,仿佛正通向美好的未来。好一幅极富诗意的画卷!

    陶德孝倚在窗前远远望去,心中漾起了涟漪,眼中激起了热潮,这个生养自己的村寨终于摆脱了闭塞,活泼了起来。

    “看来那三万元的带动作用可不小哦!”他回想起三年前自己从公职岗位内退后,带着仅存的三万元回到家乡修建新农村的点点滴滴。

    突然,上腹莫名地痛了起来,他本能地用手抵住,慢慢弯下腰,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他心生疑惑,“平时身体不错,也没什么毛病啊!”

    越来越痛了,如刀割一般。他预感到事情的不妙,准备伸手去摸电话,可他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他倒下了!

    醒来时,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旁的女儿陶桃眼睛哭得跟桃子似的。

    “我这是怎么了?”陶德孝有气无力地问。

    女儿破涕为笑:“爸,你终于醒了!医生说你得了急性胰腺炎,还下了6道病危通知书,把我吓死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急性胰腺炎?我怎么会得这个病?”

    “你还问呢!你那么拼命帮村子搞建设,又在外面做那么多工程,整天吃不好、睡不好,东跑西颠的,可不就病倒了嘛!”陶桃抱怨地答。

    女儿提起村子建设的话把儿,让陶德孝突然想起自己答应外县芒坎寨修路的事,这次回村就是要带几个村里的无业壮劳力去芒坎修路的。

    “糟糕!”他大叹一声,侧转身一把扯掉针头,就要翻爬起来。

    陶桃一把按住了他。

    “你别拦我,我得去芒坎,答应人的事不能不履行承诺啊!”原本虚弱的陶德孝此时不知哪来的力气,硬是挣扎着起来就往门外跑。

    “爸,你干嘛去?你不要命啦!”病房里空留陶桃撕扯着的呐喊。

    “修路去!”病房外走廊上响起长长的回音。

    翌日,芒坎寨子里杀鸡宰鱼、烤猪炖肉、举杯欢庆。陶德孝带着施工队给村里修水泥路来了,开工的日子,村民们高兴了坏了。

    “寨里就要铺通水泥路啦!”一群孩子欢快地奔跑着,宣布着这个喜讯。

    破土了!动工了!

    压路机、推土机、装载机纷纷上阵,陶德孝带病领着一帮年轻小伙举锄挥锹,一心扑在了傣家村寨的道路硬化工程上,一时间,傣寨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劳动景象……

    “等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终于将路修到家门口了!”拄杖的老人高兴地扶门观望。

    “修路好啊!如果不是陶德孝的施工队来帮忙,还不知道要走多少年泥巴路哟。”从田间劳作归来的农妇很是感叹。

    芒坎之后是项板,项板之后是弄岗,弄岗之后是上姐,上姐之后还有一个又一个的傣寨……陶德孝完全把自己的病抛在了脑后,而一条条村间道路却如雨后春笋般铺设在了美丽的孔雀之乡,与一排排凤尾竹遥相呼应,让傣寨充满了希望。

    路通了,傣族人民过上了好日子,心里像蜜一样甜。

    可是,陶孝德心里却有苦。

    他在村寨里做好事,却莫名遭到一些人的污蔑,说他打着修路的幌子预备筹集老百姓的资金将其卷走。

    这可真是天大的冤屈啊!这个傣家汉子的心在流血。为了修路,他自掏腰包垫进去多少钱,自己也记不清了,怎无故摊上这莫须有的罪名?

    陶桃偶然闻得外面传出的难听言论,总是默默委屈流泪。“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爸,你就别去摊那一堆事了,人家路通不通关你什么事啊,最后还落一身霉。你还是听我的,去医院住着把自己的病医好才要紧。”

    “哪能不管哩,咱们都是傣乡人,不能自己独享好日子吧?”尽管满心屈辱,陶德孝依然宽慰着自己和女儿。

    在那竹林掩映下的村寨里依然继续上演着“傣族儿女告别泥泞,走向幸福路”的真实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