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 > 醉在抚仙湖

醉在抚仙湖
      
作者:高兴文

晨曦中,太阳透过薄雾,把缕缕阳光洒向大地,我没有流连导游小姐俊俏的面孔,而是头倚着车窗发呆,想着抚仙湖会是什么样子的,象死海,还是小说当中的尼斯湖,湖里有没有怪兽?

我 还没有想清楚抚仙湖是个什么样子的,车就停下了,到了湖畔的阳光海岸酒店。走出酒店,踏着松软的沙滩,呼吸着清馨的空气,抚仙湖美丽的容颜呈现在我的面 前。只见蓝天白云映在波光粼粼的水中,呢喃的水鸟在我的头顶盘旋,对面长满苍松翠柏的孤岛象刚出浴羞涩的少女,正翘首期盼着什么……,我曾拜读过清朝李应 绶的《仙湖夜月》,诗歌是这样描写抚仙湖的 “万顷平湖一鉴清,谁教皓魄涌波明。光摇碧落通银汉,影荡秋风动石鲸。望若全疑惊宇合,观涛恍识水晶莹。凭虚不用乘槎想,时泛仙舟到海瀛。”我追寻着李翁 的足迹,用心去品味我眼前的一切。

我 踏上轻舟,沐浴着和煦的阳光,缓缓的驶向湖中的孤岛,微风扑面,湖水悠悠,老大爷摇着双浆,水花不时轻轻溅在我的脸上,凉丝丝的,不由使人心旷神怡。此时 的湖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粼粼的波光,宛若仙女缀满珍珠的衣裙飘落在人间…….看着这清澈的湖水,使我想起了被污染的滇池,也为抚仙湖的明天而忧虑。老 大爷好象猜透了我的心思笑着跟我说:“我家世代住在抚仙湖畔,为了保护抚仙湖,6年前,市委市政府出台了相关方案,这湖里的机动船只,包括打渔船上的燃油 马达全部都被取缔了,还关闭了很多径流区内有污染的工厂...... ”,老大爷又伸手指了指山的那边,“那边有个星云湖水体跟抚仙湖水相通,以前星云湖水一直流入抚仙湖,由于星云湖水体污染严重,市委市政府实施水体置换的 出流改道工程,使抚仙湖的水倒流入星云湖,又从星云湖水流入玉溪城区,这不仅加快星云湖水的净化能力还盘活了玉溪城区的水体资源,……瞧,这下可好嘞!” 老大爷说着笑着,额头上的皱纹好象舒展了很多.我为老大爷广闻博见所感动,对他充满了一丝的敬意。

小 舟靠岸,我们便来到了湖中的孤岛,登上山顶,放眼望去,我心里感慨万千,无不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折服,只见:“山连山山套山山山不断;岭接岭挨岭岭岭相 连;云蒙蒙雾漫漫苍翠点点;风嗖嗖烟缈缈涟漪片片。”让这片土地熠熠生辉的美丽湖景尽收眼底.不远处湖边的地里,一个农民正采摘着成熟的烟叶,地边坐着一 条小花狗,伸着舌头打理着它长长的胡须。湖里的船上,一个小伙子唱着抚仙湖恋歌,挥手撒下了渔网,正期待着一个不错的收获……。哎!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 人,抚仙湖水不仅滋润着这片土地,也改善着这里的生活。

我 不禁遐想联翩,假若感受惯了都市的浮躁,来到这天然氧吧里做一次深呼吸,一不小心便会被野花的芬芳与湖水的神韵所迷醉;假若听惯了尘世的喧嚣,来到这静谧 的湖畔,若躺置于沙滩上,一面湖水会映着青的山,绿的水和五彩的云,你一颗跳动的心会慢慢平静下来,即使偶有鸟啼蛙鸣回荡在耳旁,这也应该是大自然的天籁 之音罢了。然而我只有用心去倾听抚仙湖与苍天、大地的对话,感叹着这就是我要的世外桃源。

我 来到水边腑下身子,去抚摸这清冽的湖水,发现小鱼儿在水里欢快的游着,它们时儿在水草中捉迷藏, 时儿又吹出圆圆的小水泡,多可爱的小精灵哟。我忍不住双手捧起一泓清水,去品味抚仙湖水的甘冽,她的味道淡淡的,纯纯的,甜甜的,怪怪的…..又好象什么 味都没有。 微风吹来,轻涛拍岸,湖边的垂柳摇曳着婆娑的腰肢,就像梦境中我醉酒的新娘。游完孤岛我们又去了波息湾,绿树成荫的古榕树倒映在平静的湖面,车水捕鱼旋动 的水车搅动着湖水,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又给宁静的抚仙湖增加了几分音乐与动感之美。

几个游伴意性未尽,吊起铜锅,点燃篝火,红红的火苗舔着锅底,水开下鱼,淡淡的清香便弥漫在空气中,斟上土法酿制的老酒,三杯下肚,话多了,脸红了。

斜 阳西下,我带着丝丝醉意回到下塌的酒店,查阅了相关抚仙湖的文史及科考资料,才发现抚仙湖的魅力远不止我的今日所见。我又披上睡衣,沐着夜色,又来到湖边 徘徊。微风吹来,涛声依旧,我险入了沉思——肖石二仙故事的动人;水下古城堡遗址的神秘;帽天山化石群的沧桑,又由谁来继续解读。噢!我突然想起徐志摩的 诗,“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时的我真的是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