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纪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纪实 > 深山里的踏勘小分队

深山里的踏勘小分队

作者:韩冬艳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8-25

——元绿高速便道踏勘纪实



蓝图舒卷,横越元绿,元绿高速的踏勘小分队们战蜗行高山于脚下,开层峦叠嶂之山门,在险峻中踏勘无数次,开辟出一条条运输生命线。

 

翻开元绿高速便道踏勘小分队的工作日志,每个人都有许多感人的故事。

 

元绿之难,首在便道踏勘

 

元绿高速主线长57.45km,由于特殊的地形,全线仅便道就有268公里。268公里,要的是勠力同心,战的是同一赤心。

 

元绿高速公路建设的第一步就是完成便道修建工作,便道的踏勘与确定刻不容缓!2016年3月初,元绿高速开始便道踏勘工作,从元阳立交到小蚌嘎特大桥,再进军阿扎河1号特长隧道,辗转至泽初立交,穿越红河县境内,再到红河白那河特大桥,迈入鸟马特大桥,最后至绿春立交。几番帷幄多少竭虑,几度赴任多少辛劳在便道踏勘的路上,如一曲深婉壮阔的歌,奏响在元绿高速公路前线的各个战场。


   面对复杂的地形和艰苦的条件,如何破局?必须亮剑!元绿高速建设者别无选择。旌旗一展,元绿高速公路的战士们齐心同力、纷纷厉兵秣马、紧锣密鼓开展工作。

 

多少次踏勘路上命悬一线——闯入旱蚂蟥、小黑虫的“领域”


元绿高速路线总体走向由北西向南东展布,勘察路段位于红河右岸斜坡中上部及哀牢山山脉两侧。沿线悬崖绝壁、河流深切、沟壑纵横、峰峦叠嶂、支离破碎。从清晨到黄昏,密林险峻的山道上,策马奔腾的河道边,多了一群跋山涉水、披星戴月的身影。

 

前期踏勘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这支强大的团队里,每一个人都是精忠老将。元绿高速境内气候属于亚热带山地季风气候类型,具有“一山分四季,隔里不同天”的立体气候特点。年平均气温24.4°C,年均降雨量2400毫米,湿热的环境给各类知名不知名的虫子创造了得天独厚的生存环境。大雨刚停,踏勘小分队们整装待发,一路树林茂密,杂草丛生,如果不留意,一时迷路也是正常的事情。在西拉东村、俄普村,提起前期踏勘与旱蚂蟥、小黑虫的那场不期而遇,大家都不寒而粟。“在经过一片草丛时,刚踏过没几分钟,便感觉大腿上有阵阵刺痛感,撩起裤脚一看,不得了,腿上爬上了七八只旱蚂蟥”征迁部的孙启强讲述的时候脸上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赶紧撤,赶紧撤,退到空旷的地方”踏勘队友们一边喊一边急速后退,跑到空旷的地方,把裤子往上高高撩起,用草不停地拍打着紧紧盯在腿上的蚂蟥,二十多分钟过后,蚂蟥终于全部从腿上抖落下来,大家都顾不得腿上的伤,直到撤回安全的地方,才深呼一口气,沉重的说道“终于捡回了一条命,刚才着实吓人,从未见过这么多蚂蟥”。

 

据当地村民说,这是一种旱蚂蟥,在山里也是分区域的,有些草丛里有,有的草丛里没有,而且它们的嗅觉特别灵敏,只要从草里经过,不出一分钟,很多蚂蟥便会嗅着味道陆陆续续爬出来,爬到人的身上开始吸血,被叮咬以后不能用手强行拉拽,这样反而会得不偿失,使伤口加重,要用手或者其他的东西拍打使其脱落,或者用刺激物质醋、盐水、辣椒水等冲洗叮咬部位使其脱落,被叮咬严重的会发生头晕、恶心甚至危及生命。大家听后更加后怕,“虽然每次出发前带了各种药,衣服、鞋子的穿着都很小心,可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管天气多热,后来我们都是把裤腿扎紧,穿着长筒水鞋,裹得严严实实的才敢走”小分队的队友们说。

 

除蚂蟥外,当地小黑虫也是不容小觑的“厉害”角色。当地小黑虫大都喜欢咬脚脖处部位,被它咬到后奇痒难耐而且有小包出现,抓破后会有脓水流出。然而对于元绿踏勘小分队来讲,被虫子咬已经是家常便饭,只要不严重,大伙都习以为常。元绿高速阿扎河1号特长隧道进口施工主便道涉及改线问题,再次到现场查看时,孙工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小黑虫咬了,觉得脖子痒,实在忍不住就用手挠一下,越挠越痒,以为就跟平时一样擦点药就好了,结果半边脖子开始肿起来,这才赶紧回去医院看。“本想开点药擦擦,医生说我胆子真大,不及时治疗会有危险的”,“当时医生说的一番话把我吓到了,还好听同事的话赶紧到医院看”,他激动的讲述着那次与小黑虫的“惊悚相遇”。

 

饥饿线上的挣扎

 

在踏勘路上,吃馒头啃干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每天出发前,小分队们在包里装上馒头,带上几瓶水就是一天,遇到天气好,顺利的话,早上七点出发,晚上七八点就能回来吃晚饭。要是遇到下雨或者踏勘的路不好走,一两天才能回来。“连续吃了一个多月的馒头,大家看见馒头就发怵,为了换一个口味,后来我们就背着面条和锅走,在山上找几个石头搭着生火,面条里除了水只有盐,我们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真觉得那味道已是人间美味”征迁部的小赵说。

 

上午7点,跟往常一样,元绿踏勘小分队们吃完早点便往阿扎河方向出发了,车行驶到石头寨没有路,大家便下车步行,按照以往的经验,用不了几个小时便可以查看完地形返回,各自只带了水。一路沟壑纵横,上坡、下坡、过河、上坡,十多公里的路程已经走了四个多小时,大家开始明显感到体力不支,都在大喘气,麻木的腿只是机械地迈着。光是坐着,都喘粗气,何况还要饿着肚子翻山越岭,原路返回还需要四个小时,没有退路,只能往前走。

 

经过四五个小时的长途跋涉,20多岁的小伙子都快挺不住了,手指指尖部位在上坡下坡拉拽植物的时候被磨掉了,指甲也开裂了,包扎的创可贴早已被树枝刮得不见踪影。

 

怎么办?除了水,什么吃的都没有,冬季山上也没有任何野果,再走下去,肯定会有人倒下。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悲喜交加、惊惊乍乍,徐副觉得腿实在没有力气了,不想拖累大家,让大家先走,自己不走了,虽然个个疲惫不堪,好在大家都还在清醒状态,大伙都说“我们是一个团队的,一个也不能落下,要走一起走”,大家相互搀扶着、鼓励着硬是走了过来,在看到离车不远的地方,大家都激动的流出了泪水。

 

在小小的车里,五个人挤着、坐着、喝着、吃着,好像到了天堂,身体才慢慢地缓了过来。

 

提起这样的经历,唐益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去哈达东村踏勘地形时,上午天气本来还晴朗,可走到半路下起了雨,原计划两三个小时可以结束的任务,结果在山里硬是走了五六个小时。当时大家只带着水走,衣服被淋湿又重又冷,肚子饿的咕咕叫,身体乏力,“那时候我真的想过放弃了,不走了,就躺在这吧,看着同事都在鼓励我,自己仔细想想不能这么放弃,红军长征都要挺过来,至少现在的情况比他们好,一定要坚持”。坚持了半个小时后,在不远处看见一位老奶奶在地里收花生,大家的眼睛都有神了,仿佛看见了希望,疾步走到老奶奶地里讨要了些生花生狼吞虎咽的吃下去,直到吃完都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但感觉吃完后慢慢有力气了,身体慢慢热乎起来,大家都在说这可是救命花生,终身难忘。

 

当再次提起这次踏勘时,大家的眼里都有泪光在闪动,但彼此都没有哭出声来。这泪光,有对所遇到的艰难困苦的感慨,但更多的是战胜困难的喜悦。

 

留宿深山

 

鸟马特大桥到戈奎的施工便道前期选线,因为纵坡太大不满足重型材料运输车通行要求,需要到现场再次查看选线,于是踏勘小分队们带上干粮早早的便出发了,上午的雨丝毫没有影响工作的进度,现场查看完了,湿衣服也捂干了。大伙正准备回去,下午的雨又来了,风把雨衣掀起,大家的下半身都被雨水淋透,绿春的雨水分很足,落到身上抖都抖不掉,沉重的衣服成了累赘。

 

在越下越大的风雨中,汽车如同甲壳虫一般小心翼翼地在深山爬行。又是雨又是雾,汽车好像神话般飘浮在空中,看出去令人头晕目眩,只有地上的坑坑洼洼与小石头带来的颠簸才能给人以实在感,同时也让人不堪忍受。好不容易晃荡到戈奎,其中一辆车打滑陷进了泥塘里,大家下车一起推,不管如何怒吼着、挣扎着推,不仅没有把车推出来,反而熄火不能动弹了。

 

由于在返回路中车子陷入泥塘,五个人又折腾了半天,衣服还在湿着,眼看天色已晚,回去是不可能了。在雾气重重的山上,几个人就轮着开车,眼珠子紧紧盯着前方,车窗全部打开,其余人员就把头伸出去帮开车的人看着路缓慢行驶,几公里的路程却开了四五个小时,凌晨两点才到戈奎村。此时的戈奎村除了虫子的叫声,一片漆黑,可大家心里总算能松口气了,由于人多,下车后大家便分头敲门,到村民家中留宿。“村民都很热情,忙着生火帮我们把衣服烘干,嘴里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但我们知道都是关心的话语,晚上睡觉的床只是木头搭起的,脚蜷缩起来被子才能勉强盖到整个身体,躺到床上的那一刻,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偶尔还能听到牲畜们在圈里相互打闹的声响,惬意感十足。”征迁部李相黎说着的时候脸上流露着幸福的表情。

 

“铺路架桥”,不仅仅是一种责任更是一种情怀,在这里踏勘小分队们与村民建立了醇厚的感情,平日里,大家会买一些面包和矿泉水发给山里的孩子们,看着孩子们惊奇和充满阳光的脸蛋,心里油然生出一种幸福与满足感。


徒步“冰河”


冬天的早晨,天亮的有些迟,七点多徐副就开始叫大家起床了,洗漱完热乎乎吃个早点,八点准时开始了一天新的行程。车子到了走不了的地方,大家就一路沿着路线往前走,达到路线方案中隧道进口的位置,查看完地形后,大家开始整理吃午餐。

 

吃完饭,时间还早,队友们背上东西,接着踏勘。下午的路程一样艰辛,气温降低,一路有三四条河要过,浅一点的河水没过膝盖,深一点的河流没过人的大腿。脚下是湍急的流水,几个人站成一排,手紧紧相握,一起趟过河流。即便是在绿春,那些从山间流出的清冽山泉也足以让人尖叫,脚刚踏进水里的那一刻陈俊眉头紧紧的皱着,嘴里叫着“这水温,太酸爽了,终身难忘”,河流的中间水淹到了大腿,大家手牵手幸运地度过了河流。裤子还没干,又要过河,反反复复三四次,大家冷得只打哆嗦,经过一天的跋涉,衣服还是冷冰冰的,身体早已冻僵。到了相对平坦的地方,依山傍水,大家找来柴火,生了火身体才稍稍暖和起来,大家围坐在火堆旁,静悄悄的,累得连话也懒得说了。

 

“除了透心凉的河水外,还让人铭记的就是阿扎河的黑泥巴了,就像上等的染料一般,去一次丢一双鞋,不要说鞋子洗不了,就连脚都要洗好几遍还是乌黑的。”

 

踏勘路上虽有心酸,但更多的是充实的回忆,他们众志成城,顽强拼搏,用更大的勇气与智慧,更果敢的行动扛起元绿高速建设的重担。

 

戮力同心,破天险创奇迹


红土地上沟沟坎坎,阿扎河江面绿波闪闪。站在山顶眺望,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情怀油然而生。小分队们勠力同心,脚踏青山河流,肩担筑路重任,齐心协力在深山里织就了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

 

元绿高速的便道就像云雾中的大麻花那样,扭来扭去!”项目部领导说:“元绿高速这些‘独有个性’的便道给施工增添了巨大困难。修建这些在悬崖峭壁与高山峡谷之间绕来绕去的便道是一只只‘拦路虎’”。

 

云雾缭绕舞红河,元绿“高”歌谱新篇。正是由于元绿小分队这种勇扛责任,无私奉献、奋力拼搏的精神,使得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赢得了一个又一个光彩耀眼的荣誉。经过四个月的艰苦奋战,2016年7月,全线便道踏勘工作结束,2017年3月,主便道基本能通行。在元绿高速项目部,这种敢于担当、快速进步、努力工作、积极向上的精神,已经成为项目部广大职工的主旋律。

 

一百二十天,变的是桑田沧海。一百二十天,战的是同一赤心。

 

便道修通后,元绿高速正以春风千里的速度跨山越岭而前,如今元绿高速公路建设正是百川齐涌,机器轰鸣、工队繁忙、路基铺展、桥墩纷起。

 

2016年、2017年,元绿高速已经留下了一串深深的脚印。2018年,元绿高速在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市政部年轻副总经理张勇的带领下正满怀欣喜地走来。尽管在前进的道路上,会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和挑战,但我们期待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因为,元绿高速是一支敢于和善于创造奇迹的团队!

 

 

韩冬艳

 

(作者单位:云南省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市政总承包部)

下一篇:

没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