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歌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诗歌 > 陈德远诗选

陈德远诗选

作者:陈德远 云南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8-01-31


《策兰的黑牛奶》

 

德国人的枪口瞄准犹太人的时候

策兰乞讨来的黑牛奶他舍不得喝

他举起手中的黑牛奶与法西斯的子弹对话

流利的德语换不来纳粹主义的庇护

维也纳的亡灵在哭

屠杀与占有

本来就属于高级动物的专利

策兰没有喝完的黑牛奶

有一滴。被上帝洒在黑暗的角落

没有地域、种族和时间的限制

你只要弯腰和低头,就能找到乳白的黑牛奶

不要试图饮下上帝洒在人间的牛奶

这不是恩赐。屠杀与占有属于高级动物的专利

 


《青蛙》

 

一片荷叶就够了

坐上去。对着一朵莲花

念诵着凡人听不懂的经文

念完一遍。就跳到水里洗一次身体

每天反复地念诵,反复地洗

呵!红尘里最伟大的修行者

每天。反复地对着我的宿舍楼

念诵着天籁般的经文

有一次我听懂了

它对着一朵莲花

高喊:

玄黄!玄黄!

 


《小燕子》

 

我的屋檐不算宽阔但也能遮风挡雨

夏日的暖阳充满慈悲之心经常照射进来

小燕子,小燕子

哪里都不要去了

来我的屋檐下吧你不用低头

卧榻之侧允许你酣睡

允许你筑巢,繁衍

允许你在黎明时喊醒你的同伴也喊醒我

小燕子,在一个屋檐下我们就要学会同病相怜

 

《春风的悼词》


伸手。抓不住一把春风

花儿就落了。这人间的小

只够赞美一次落英缤纷

 

春风吹,它口里念着悼词

悲伤的音律被一只花蝴蝶听懂了

它死死地咬住北边山梁子上的一朵小野花

这朵小野花在春风的悼词里获得重生

 

呵。每一朵花蕊里都应该有一只昆虫

 


《冬日素描》


柳树落光了叶子

枝条。依然在风中指指点点

仿佛要与这个冬天

抗争到底

远处的山上

最高处是一些裸露在外的石头

我常年。站在同一个地方

远远地。与它们对视着

最终我们相互沉默

这个冬天

也有很多植物

整齐地站在山上

一直绿着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雨落坝心村》


那么大的村庄

那么多户人家

要落多少雨

才能浇透坝心村

  

雨落坝心村

庄稼和野草开始疯长

 


《过以诺村》


南高原的很多村庄都是一样的

有土墙灰瓦。有混泥土浇灌的高楼

有驾驶着面包车过水塘就加油门让稀泥四处乱溅到旁人身上的司机

只有一个叫以诺的村庄有不一样的地方

下大雨的时候。总会有一群羊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这群皮毛湿透的羊。遇见一辆无牌照的摩托车

总会温顺地让路

而它们衣服穿得破烂的主人。总会用鞭子指着自家的房屋

告诉这个狼狈不堪的人

我家就在那里,去我家,雨停了再走

 


《荒凉的村庄》


鸡鸣。狗吠。老年人的咳嗽声

晚归的羊群。留守儿童的嬉闹

拄着拐杖在村庄里来回晃动的赵大爷

和一如既往喝酒醉后就睡在草地上的李小二家爹

还有见什么都不顺眼就破口大骂的王小三家奶奶

这些场景

让人感受不到村庄的变化

直到农忙时节

你才会从荒芜的田地里发现

村庄荒凉



《遇见一只大鸟》


遇见一只大鸟

它缓慢地煽动着肥硕的翅膀

煽动一次,天空矮下一寸

它奋力地煽动。向前

犹如夕阳奋力地离开地面。向前

大鸟越飞越小

小得如沙

天空越来越暗

照不见我流下的泪花

 


《村口的落日》


落日的余晖落到坝心村的村口时

明显慢了下来

同时慢下来的还有村口边那个水塘里的浪花

微风很轻。尽管落日的影子在水塘里泛起一点点褶皱

我想——夕阳已垂暮,不会痛彻心脾地疼

 

对于落日

我更喜欢水塘里的那一枚

 

  作者简介:陈德远,1986年生,砚山县乡村小学教师,居云南文山。有作品在《诗刊》、《星星》、《散文诗》、《上海诗人》、《北方文学》、《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滇池》、《含笑花》等刊物发表。有作品入选多种诗歌选本。